[玄幻]魔睺羅伽-三

来源:cojoo.com.cn   发布时间:2020-08-02 12:39:23   浏览次数:897
[玄幻]魔睺羅伽(都)-三第5章「既然你全接受挑戰瞭,那好!月姬,你往,望英明神武的鳩般茶魔帥怎麼『安撫』你。往吧,寶貝兒!」緊那羅揮手笑道。鳩般茶在緊那羅對面的椅子上坐下,悠閑得意地望著向他爬過到的嬌美女體。這就是緊那羅那傢夥飼養的寵物麼?好像不怎麼樣嘛,哪及得上他的小寶貝的萬分之1盡色?月姬爬至鳩般茶的腳邊跪下,柔潤的大眼滿是情動的訊息,她像隻小動物般柔弱而復溫馴地用光滑的小臉蛋磨蹭著鳩般茶的大腿,用女性欲魔特有的教人酥麻心動的聲音道:「鳩般茶大人,請你——請你好好憐惜月姬。」鳩般茶托起月姬嬌美的小臉,富有魔力的藍眸1眨不眨地鎖定欲魔勾人的雙眼,他漸漸揚起1絲淺來極致的笑弧,藍眸裡立即漾開教人全要融化其中的波光粼粼,對著這誘人的小東西道:「放心,我會像你們的緊那羅大人那樣好好疼愛你們的。」講著,他更故意無意地掃向另1邊的緊那羅,發出挑戰的訊息。哼!居然使用魅惑的能力!緊那羅忿忿地瞪瞭鳩般茶1眼,復望瞭望已經被他疑惑得不明白東南西北的月姬,心裡更是不滿。鳩般茶啊鳩般茶,就算你使出瞭魅惑,想要徹底制服欲魔,恐怕還得「身體力行」啊!我望你怎麼樣安撫被你挑起情欲的魔女!緊那羅壞心地微笑,然而身體的動作倒是絲毫沒停止,還是先安撫1番懷裡的小人兒,讓那塊冰塊自動認輸吧!月姬貪欲地將頭埋入鳩般茶的腿間,將小腦袋擡起望向鳩般茶俊美性感的容顔,柔嫩的舌尖勾引地舔弄著唇瓣,有意讓自己的雙唇望上往更加鮮艷動人,妄想讓身上強盛的男人能註重來她,好好地疼愛她。「乖,先舔1下這個。」講著,鳩般茶打瞭個響指,他身上深藍鑲金邊長袍便自動滑下他結實強健的身體,露出他赤裸陽剛的完美男體。哇!向來在審視鳩般茶那邊動靜的緊那羅被鳩般茶裸露的身體驚瞭1下,這傢夥的體格竟然比他還要強壯!他自己的體格是屬於那種精壯型的,而鳩般茶就是屬於那種茁壯型的,都身上下全裹滿瞭古銅色的肌肉,寬闊的雄壯的胸膛,強健有力的大腿,整個上半身呈現完美的倒3角黃金比例,還真的蠻性感的。等等,性感?他竟然會覺得那塊冰塊很性感?1起跟爲魔帥有數百年瞭,怎麼他今天會産生這樣的感覺?緊那羅嚇瞭1蹦,連忙收歸心思,他緊那羅雖然號稱魔界首先多情郎,而且是男女通食的那種,可是他可不喜歡這種大冰塊。嗯,輸人不輸陣,再待他望望他的「小兄弟」是否和他強健的體格成反比?這1望不打緊,他被鳩般茶駭人的尺寸驚得講不出話到,他自己已經很宏偉壯觀瞭,沒想來這傢夥竟然深躲不露,「1露驚人」?鳩般茶慷慨地鋪示著自己強壯的雄性器官,那玩意幾乎有月姬的小手臂那麼粗長,雄赳赳地昂揚著,驕傲地鋪示著陽剛的力道。月姬興奮的握住這根灼暖的外形完美的龍根,小嘴裡幾乎全忍不住要流出口水到。「怎麼樣,愜意嗎?」鳩般茶擡高眉毛,持續魅惑著伏在他腿間的月姬。「月姬好喜歡。」月姬忍不住伸出粉嫩的小舌到,舔弄起鳩般茶雞蛋般大小的圓端。「大人好強壯呢。」她媚笑著吸吮瞭那頂端1陣,小嘴中吐出更多晶瑩剔透的液體,塗滿瞭鳩般茶碩壯的欲看,嫩如青蔥的小手溫和地套弄起這根粗大得她1手無法關握的巨龍,直來龍莖表面的青筋都全出現出到,猙獰地在她手心裡彈蹦,她才改用自己豐滿的雙乳夾住鳩般茶碩大的男性象征,在自己的乳溝間搓弄那滾燙的巨根。可是,這東西像根燒紅的鋼筋,燙得她的心全酥麻瞭,等會要是插入她的小穴裡,那感覺1定絕妙得不行……想來這兒,她的雙腿間驟然1陣難耐的空虛,蜜水開始情不自禁地分泌出到潤滑著她的嬌穴,更有不少正1滴滴向花瓣外滲漏,滴落在地毯上。月姬擡起水潤欲滴的雙眼審視著著身體上方的男人,繼承用嬌嫩的酥乳包裹住他的根身滑動,那碩大的龍頭時不時地滑出到頂來她的下巴,她忍不住低下頭到,用鮮艷的粉舌誘惑地舔吮那燒紅的根頭,貪欲地嗅聽著那根男根散發的誘惑氣味。「哦——很好,你做得不錯,」眼瞧著這小東西欲火焚身的神情,鳩般茶決定直跑主題,「現在,用你的小穴到伺候我吧。」講著,他輕松地托起這美麗的小東西的雙腿向兩邊扳開,好傢夥,那兒早就淫蕩得水流成河瞭。濕漉漉的女性嬌花泛著晶瑩紅潤的色澤,水嫩的蕊心自動開闔著,散發出濃鬱的甜香。「鳩般茶殿下,求你——給我,月姬想要你。」她銷魂蝕骨地嬌吟著,難耐地扭擺著身子,腿間的玫瑰兒嬌艷地綻開到,散發出更濃的催情香味。「這麼想要男人,嗯?」鳩般茶寒笑,粗礪的指頭狠狠地擠進那粘稠的緊窒內,月姬立刻像呻吟著弓起腰到,被壓制的雙腿難以操縱地輕顫。「殿下——啊啊——鳩般茶大人——」月姬被那粗糙的手指玩弄得哭啼,敏銳的穴壁被挑逗得緊緊收縮吸附他的手指,而男人的手指卻精準地找來她的敏銳處,復重復狠地頂戳那塊軟肉,指頭勐力地勾弄,速度更越到越快,她的腿間被不可遏制地攪出淫蕩的水花,溫暖的蜜潮1波接1波隨他的手指湧出她的壺口,流泄得她的腿窩處全是濕澆澆1片。「小東西,你的蜜汁很甜呢。」鳩般茶伸出舌尖淺嘗瞭1番手指上的香露,隨即對地毯上嬌美的小魔女道。「啊啊——鳩般茶大人——」她被大人的手指玩弄得高潮瞭,身子更是癱軟得猶如棉花糖般,唯獨袒露在男人眼前的小穴裡還在繼承泄流出蜜糖般的香液。可惡!竟然用1根手指就把那個小魔女玩弄得高潮瞭,望到他果真小瞧他瞭!不過,——難保鳩般茶不是個外強中幹的傢夥,也許他早泄?那他就有得恥笑他的瞭,他緊那羅的「金槍不倒」可不是開玩笑的!鳩般茶不經意掃向還在勐幹雲姬後庭的緊那羅,後者給他1個十分欠扁的下流手勢,他不由得寒寒笑瞭,1把挈起月姬綿軟的美艷嬌胴,將她雙腿大開地擱在他有力的兩條大腿上,然後他扶著腿間碩壯的力量對著那還在不停抽動的嬌穴毫不憐惜地用力1頂,將大半的欲看1次性擠入瞭她的蜜穴裡。「啊大人——你好大啊——好暖——插入到瞭——啊啊——」月姬欲仙欲死地扭擺著美臀,小小的嬌穴被男人的粗長撐得滿滿的,滾燙的火炬1路狂燒入她的深處,子宮口主動張開含住他巨大無比的蘑菇頭,整個甬道裡全被他灼人的暖度燒得鼎沸,還未等他開始抽插,她就嬌喘著美目泛白,徑直丟瞭1歸。「嗯——好敏銳的小東西——」鳩般茶藍眸中泛出自得的波紋,他甚至還沒完都入往呢,這小妖精竟然就高潮瞭1歸。他抓緊小魔女兩隻赤裸嫩白的腳踝,雙腿間熾烈的粗硬用力繼承向內擠進,堪堪突破那嬌小的子宮將整個前端全送入她的天堂裡,她被刺激得立時弓起身到,剛才高潮過的身子復1陣瘋狂的抽動,小屁股扭得分外蠱惑人心。「嗯——嗯——」她興奮得聲音全發不出到瞭,惟獨鼻子哼出可憐兮兮的嬌吟。「好嫩的小屁股。」用力地拍打瞭1下月姬美麗的翹臀,他勐地扳開她白嫩的臀瓣繼承向內突破,那綿軟的穴肉緊緊地纏上他的粗莖,那味道簡直絕妙極瞭。而小妖精卻吟啼著放浪地舞動起纖腰,平整的小腹全被他傲人的尺寸撐得隆起1塊到,凝視著他的美瞳變得水潤潤的,等他火暖地摩擦瞭幾下那甜美的地方,她的瞳孔驟然復1陣失焦,原先居然復泄身瞭。好笑地抽出自己的欲看,被他阻塞在月姬花壺內的蜜浪立時愉快地泛濫出到,月姬楚楚可憐地嚶嚀,眉宇間卻都然是銷魂神色,想到是高興來瞭極點。鳩般茶低頭咬住月姬1隻鼓脹的乳頭,重重地吸吮舔吻,那馨香的乳汁霎時都全滲流出到,流瞭他滿嘴的香甜。不錯,這小東西挺甜美的,鳩般茶給瞭個相稱不錯的評判,貪欲的唇舌繼承吸吮她的嫩乳,貪戀她的香乳。「哦——大人——你吸得月姬好高興——」月姬捧起豐滿的乳房,任由男人品嘗她嬌紅翹挺的乳尖,被哺乳並不是惟獨男人才會高興,她也感來滿足得不得瞭,雙腿間變得更加粘稠敏銳,渴求那粗壯的東西再次插入往。終於,鳩般茶大人放開她粉嫩的雙乳,性感深邃的藍眸盯著月姬道:「你的乳汁很甜,再多流1些如何?」講著,他捧高她的蛇腰,再次狠狠地貫通她的濕軟,那散發著甜香的部位1下子就包容下他巨碩無比的獸莖,復緊復暖地吸吮他的前端,銷魂的子宮更自動包裹住他堅硬的龍頭,那緊窒的空間包圍著他的都部,不停地擠壓他粗碩的蛇體,天鵝絨般的美好摸感引得他徘徊不往。本到隻是想玩玩這兩個小寵物以達來目的,沒想來這個小東西美味程度超出他的估計,也許他可以松弛享受1下這小魔女甜美的身體。想來這兒,鳩般茶開始用心地挑逗起身下嬌美的胴體到,粗礪的手指勾住兩人做愛處那顆可愛的小紅珠,他隻不過輕佻地捏瞭捏那富有彈性的圓潤物體,霎時這小東西的小穴復1陣敏銳的收縮絞緊。「很喜歡?」鳩般茶濃黑的眉毛輕揚,「那這樣呢?」講著他驟然邪佞地勾起指腹對著那粉嫩的小珠珠1陣彈弄,霎時月姬弓起嬌軀哭啼起到。「不要這樣——求你殿下——」尖銳來可怕的快感自被他施虐的部位傳到,月姬皺起可憐兮兮的眉頭,濕暖的穴道裡情不自禁滲出1縷縷香甜的蜜露到,沾染得在她腿間抽送的火炬水澆澆的。鳩般茶自得且愜意地持續玩弄著身下嬌俏的小美人,她腿心處粉紅的嫩肉被他肌肉糾結的龍根濕漉漉地攪出,翻出玫瑰色的蕊心到,香濕地綻開鮮艷的肉色,濕濡的蜜香1團復1團泄出,沾得她的腿窩處香噴噴的,誘人極瞭。「真美。」他贊嘆著,情不自禁地想來他的小人兒那銷魂無比的蜜穴,豈不比這更誘人更嬌美?惋惜那教他魂牽夢縈的小人兒不在眼前,他也隻好暫且將這妖媚殷勤的小小騷貨當成是他的美人。還在靠雙手?怎麼能夠爽?論壇聲譽保障銷量首先太空杯!淫瀧澤蘿拉下體真實狀態倒模而成高度仿真陰部形狀,膚質柔軟細膩!內置大顆粒突起,貼近女性生理構造,體驗更真實感受…吞吐有致,不可抵擋!點擊入進「大——大人——月姬快要被你弄死瞭——啊——太美瞭——」她的嘴裡逸出語無倫次的浪言穢語,小肚子被男人撐得1鼓1鼓的,望上往洋溢瞭視覺上的盡美誘惑。「是嗎?我保障會比你的主人給你的還要多。」講罷鳩般茶不屑地掃向緊那羅的方向無言地示威,腰臀加大力度在這淫浪的小魔女身體裡抽插起到。「喔喔——好棒——鳩般茶殿下——我好喜歡——」小淫婦高興地啼喊著,胸前紅艷的乳尖再度落進男人的唇間,泌出香甜的乳汁到。她好高興啊,粉嫩的嬌乳被舔弄,下身滿滿的都是男人粗壯的龜頭,她的小穴裡正滋滋作響著,代表她高興的感受;深處嬌羞的子宮裡被貫進男人霸道的粗壯物,他重重地撞擊著她敏銳的深處,溫暖的花心裡全能感受來男人強有力的震驚,粘滑的春水放肆地泄流出到,凝結在他們的繁殖器做愛處摩擦出濕漉的唧唧聲,被他強有力的抽送搗磨成乳白的甜漿,滋潤得她的嬌花更加嫣紅性感,流露出淫靡的魅力。「你把我咬得好緊,小妖精!」重重地拍打在月姬粉嫩的雪臀上,那清脆的響聲教人聞瞭分外興奮,尤其那受來刺激的幽穴更情不自禁收攏絞弄他的欲看,味道絕妙得難以言喻。於是,他難以節制地1邊在她腿間抽送1邊拍打起她的翹臀到,以聞來她摻雜著快感和疼痛的嬌吟爲樂。那緊窒的子宮1次復1次緊絞他的根頭,香蜜1波接1波湧出,泄濕瞭他粗硬的象征,惹得他的分身驟然再度脹大瞭1圈。「啊——啊——」月姬被那陡然膨脹的龜頭直接逼上高潮,她情難自禁地捧住自己豐挺的雙乳用力揉搓,嘴裡逸出1連串絕妙的音符。腿間1陣瘋狂的擠壓、緊縮,卻惹到男人更勐力的入攻,對準她因爲高潮分外敏銳的嬌蕊狠撞瞭好幾下,引發她嬌穴深處更爲震撼的風暴,就在這樣的高興中,她興奮得失禁瞭。絕妙的小穴噴出銀亮的弧線,濕香的水液像噴泉般4處濺射,月姬快活得香汗澆漓的嬌軀不停地痙攣,連高潮的吟啼全發不出到,唯有小腿在高潮中情不自禁地打顫。「喔,射得來處全是呢。」鳩般茶心情大好地望著這小東西陷進極致的高潮,然後暈厥在他強壯的臂彎裡,他愜意得不得瞭,拔出自己粗壯的下體抽打她的穴肉,那敏銳的嫩肉1開始像蚌肉般敏銳地關攏,隨即復如玫瑰花瓣般嬌綻,紅艷艷的蕊心望著分外媚惑。「好瞭,你的1隻小寵物我已經安撫好瞭,還有別的嗎?」鳩般茶站起身到,恢又瞭1貫寒傲的神情對對面的緊那羅道。好傢夥!3下兩下就把他的月姬寶貝給解決掉瞭,緊那羅難以置信地上下打量鳩般茶,望他腿間那高高昂揚的那根狼莖,斷定還沒有發泄。他怎麼會那麼厲害?他還真是小瞧他瞭!略1琢磨,他沒有辦法瞭,隻能認輸瞭。不過,還得先安撫好懷裡的小東西。剛才光顧著望他們倆的活春宮瞭,忘瞭懷裡的小美人瞭。「那好,現在你和我1起滿足1下我懷裡的這個小東西就好瞭。」緊那羅示意他已經妥協認輸瞭,鳩般茶固然也樂意奉陪。「這個小東西禁得住我們兩個人的折騰嗎?」鳩般茶有些懷疑,他1個人就能把這小東西喂得飽飽的,兩個男人1起上,她受得瞭嗎?「放心,她可是隻貪欲的小妖精,」緊那羅1邊壞笑著,1邊用手指調戲地劃過小美人臉上嬌滑的肌膚,「你講是不是,小妖精?」「你好壞,主人。」雲姬嬌嗔著,明媚勾人的大眼中盛滿瞭春情,盈盈地望向面前朝她1步1步走到的鳩般茶。「那好,小東西,你可預備好瞭。」鳩般茶冰藍色的瞳孔裡閃過1絲戲謔,接著他扶著腿間沾滿月姬愛液的男性,對準雲姬前面那張被緊那羅疼愛得濕艷綻放的嬌花,用力向前1挺,粗壯的男龍滑入往瞭1半。「啊呀呀——」雲姬幸福得快暈過往瞭,後穴裡塞滿瞭主人的欲看,前面的蜜徑裡復驟然擠進1根復粗復暖的雄莖,空虛被撐來極致,陰莖上火暖的摸感1路刺激著她柔嫩的腔肉,熨燙著她幼稚的內壁,還等不及男人們抽搐她就先攀上瞭1個高峰。「竟然這樣就高潮瞭?」緊那羅難以置信地感覺來她的身體的抽動,濕液也從那甜美緊窒的地方泌流出到,濕漉漉的感覺惹得他興奮極瞭。「我已經講瞭她難以承擔我們兩個人的。」鳩般茶慢條斯理地揉捏她胸前兩團凸起的奶球,鮮紅的乳尖果真1擠就滲出乳白的漿液到,配關她淫蕩的神情,真是教男人亢奮極瞭。他喜歡這遊戲。鳩般茶邪邪地揚起1絲笑弧,藍眸卻仍1片冰寒。他扳開這小東西白嫩的兩條小腿,將自己剩下的1半陰莖都部插瞭入往,連她嬌小的子宮全被他貫通得徹底。「啊——嗯——不要——」雲姬僵硬地挺起瞭纖腰,楚楚可憐的發不出聲音到,爲這前所未有的狂潮而興奮得有些驚恐瞭。她感來兩根滾燙的男龍正隔著1層嫩肉蠢蠢欲動地碾磨,宛然下1刻就要將她撕吞進腹,然而那狂勐的快感卻也埋伏著,期待將她沉沒。「不要?」鳩般茶寒笑瞭聲,抓住她的兩邊細腿,運起瘦削的窄臀在她將他絞得死緊的嫩穴中狠狠的抽搐起到。「還有我。」緊那羅也不甜戀戀不舍示弱地扶著她的纖腰,讓腿間熾烈的力量在她菊穴裡拼命入出,操得那緊窒的幽穴難以收攏的程度,玫瑰色的菊肉赤裸裸地翻擠出到,被他摩擦得嘰嘰作響。「主人——鳩般茶大人——啊——你們——好舒服——」雲姬欲仙欲死地摟住身前鳩般茶粗壯的脖項,嘴裡逸出1陣陣甜蜜的呻吟。好喜歡啊,前面窄小的蜜徑裡塞滿瞭鳩般茶大人碩大的肉棒,他的龍頭戳入她的子宮裡的味道真是妙不可言,那炙暖的龍頭燙得她的深處全快鼎沸瞭,羞人的汁液淅瀝瀝地泄個不停,粉嫩嫩的肉瓣更開得像朵小花1樣,在鳩般茶大人1次次的撞擊下妖艷濕濡地盛開,貪欲地絞著他強壯的巨龍。還有後面的,主人的抽送也好爽,她的小屁股裡插入1根那麼粗大的東西,感覺真是神奇極瞭,高興極瞭。尤其是主人撞上她那敏銳的1點,她的小屁股全興奮得忍不住打顫。「淫蕩的小東西!竟然絞這麼緊,想把我們絞斷是不是,嗯?」緊那羅邪佞地拍打她的俏臀,有意打得復重復響,兩人的欲看則繼承在她兩張盡美的小嘴裡縱情放縱。甜膩的蜜肉包裹著兩根狂妄的巨根,他們配關默契地在她體內沖刺,純熟地勾引出她體內淫亂的狂潮,黏乎的蜜水被帶出,濕糜地潤濕兩根粗壯的男性象征,前後兩張小穴跟時發出淫靡的摩擦聲,還有她嘴裡不停瀉出的火暖呻吟,教男人們聞得更加亢奮,更加奮力地沖刺撞擊,玩弄得她尖啼哭喊不止。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高潮瞭,雲姬連嗓子全已經喊得沙啞瞭,唯有腿間還不曉疲乏的抽動著擠壓男人們的欲看,濕濡的蜜潮1波波淌出她濕暖的花心,被磨蹭出粘膩的白沫,淫蕩地粘在她和男人做愛的器官上。「小東西,還有力氣嗎?」鳩般茶托起她柔弱的下巴,吮住她紅艷柔軟的唇瓣,復順著滑向她纖細的玉頸,嗅著欲魔動人的香味,他忍不住獸性大發地咬住她的脖子,惹得她痛吟。「嘿,別那麼嗜血,你復不是吸血鬼。」緊那羅瞪瞭鳩般茶1眼,示意鳩般茶放開她的脖子。鳩般茶搬開唇,她的脖子上已殘留下他深深的齒痕,還隱隱透著血紅。「哎呀,你竟然把我的小寶貝咬傷瞭!」緊那羅大驚小怪地愛撫著雲姬脖子上的傷痕,那傷口經他1撫就愈關瞭。鳩般茶繼承在她濕暖的緊窒裡入出,她深處柔嫩的花縫被他擠入1個巨大的龍頭,待他再抽出時,她復敏銳地泄濕瞭他的龍根,滴答答的水珠粘在他的粗壯上,望到更加強壯宏偉。鳩般茶1口吸吮住她嬌嫩的乳珠,復重復急地擠壓舔吻,香甜的乳汁自他急切的唇舌間溢出,黏濕地滑下她圓潤的乳房,被他舔得一幹二凈。「你也很甜,小東西。」鳩般茶審視著這個小小騷貨享受的觸樣,她鮮紅的小舌像蛇信般在空氣中勾弄著,不安分的小手殷勤如火地揉弄自己胸前傲人的渾圓,唇間不停發出火暖的呻吟,這副淫蕩的樣子惹得男人復是1陣勐幹。「啊啊——雲姬要死瞭——太舒暢瞭——」雲姬胸前白嫩的乳球激烈蹦動,甩出淫亂的乳浪,腿間兩張粉穴裡紅嫩的媚肉被拉扯出到,在殿內夜明珠的光線映照下泛著妖媚的紅艷。「小妖精,你的肉全是粉紅色的呢,好淫蕩。」緊那羅邪惡地擰住她腿間敏銳的花珠1陣搓弄,雲姬立刻被逗弄得復淫啼起到,兩張小嫩穴殷勤地收縮、絞弄,1剎那居然讓緊那羅有股想射精的沖動。不行不行,鳩般茶這傢夥還硬邦邦地插在雲姬的小穴裡,他要是先射瞭還不得被笑死?於是,他氣運丹田,強忍精合,在她濕暖的後庭內繼承馳騁。然而,雲姬卻是被他們蹂躪得實在是沒有1絲1毫力氣瞭,持續不斷的高潮榨幹瞭她所有的氣力,絕管胸前水嫩的兩點鮮紅還嬌艷艷地俏立著,她的腿間還緊緊地吮著他們的龜頭,可是她實在是沒有力氣瞭。「啊——嗯啊——」疲累而興奮地低吟,她的身子再1次被高潮的風暴席卷,甜美的小穴不由自主地抽動,蜂蜜般的愛液大量地狂泄出到,她戰栗著香汗澆漓的嬌軀,向後軟綿綿地倒入瞭緊那羅的懷抱。「哦——就是這樣——」滿足地低嘆,鳩般茶享受地瞇起眼,感受著龍根前端那銷魂的吸吮和包裹,那絲滑綿軟的子宮不停地擠壓他的龍頭,水嫩的甬道也不停絞弄他的龍身,這味道舒爽極瞭。見鳩般茶抽出他的那根粗長男莖,緊那羅連忙也將自己的粗壯物拔出雲姬的後庭,再晚1會兒他就真要射在她的後庭裡瞭。快速套弄著自己的前端,緊那羅從扶椅上站起身到,迫不及待地將自己忍受多時的欲看擠入雲姬的小嘴,然後繃緊瞭健美的瘦臀愉快地在她嘴裡發泄出到,他快意地咆哮著,將自己的陰莖狠狠地搗進她的小嘴,喂得她的小嘴裡全溢出1團黏白到,淫蕩地順著她的嘴角滑下。「哦,再多飲點——你不是向來求我要飲我的精液嗎?」緊那羅邪惡地輕笑著,用還粘著白漿的龍根抽打雲姬淫媚的小臉。「到,過到。」鳩般茶卻是對另1邊的月姬做瞭個手勢,恢又瞭氣力的月姬立刻順從地爬來他的腿邊,主動跪起身子張嘴含住他的粗壯物的前端,殷勤無比地吸吮舔弄。「這是賜給你的。」講著鳩般茶低吼1聲,驟然挺臀將自己的男根狠狠地抵入她的喉嚨裡,還到不及等月姬有所反應,發燙的根頭狂野地噴泄出燙暖的陽精到,精液多得月姬小嘴全吞咽不及而溢出她的小嘴,順著她柔美的脖子1路流淌來她雙乳間,樣子淫蕩來瞭極點。「太好飲瞭,月姬謝謝鳩般茶大人。」月姬嬌笑著,伸出舌尖貪欲地舔弄著唇邊殘留的男性精液,甚至低下頭伸出舌頭舔自己雙乳上的愛液,望得鳩般茶忍不住想再次壓住這甜美的小東西,好好地再疼愛1番。「好瞭,你講的我全做來瞭,還有其他的要求嗎?」鳩般茶藍眸1瞬不瞬地盯著緊那羅的紫色瞳孔。「好瞭,你們下往吧,小寶貝們,我要和鳩般茶大人談談。」緊那羅擺瞭擺手,示意月姬和雲姬下往。「月姬和雲姬告退。」月姬和雲姬挈著疲累的赤裸身子告退,月姬更是用水汪汪的大眼偷偷地向鳩般茶拋瞭個媚眼,這才下往。「望到我的寶貝很喜歡你呢。」緊那羅妒忌地盯著鳩般茶腿間如野獸般猙獰強壯的陰莖,半真半假地用酸熘熘的語氣道。鳩般茶坐歸原先的座椅,漫不經心地揮瞭揮手,脫下的藍袍立即自動裹上他的軀體,然後他才帶著1絲不耐煩的表情道:「你還沒歸答我最開始的問題。」「你就這麼想明白這個問題?」緊那羅的紫眸算計地在鳩般茶身上轉悠,他不明白鳩般茶爲什麼總追著這個問題不放,他是白癡啊?「快給我歸答,別廢話。」鳩般茶端起1邊小木桌上的茶杯,以掩飾自己心中的急切。「爲什麼?」緊那羅覺得更好奇瞭,這個問題和他有什麼合系?從沒見過鳩般茶對什麼分外感愛好,今兒個是怎麼歸事?「別問那麼多,我隻要明白答案。」鳩般茶看向殿外的天色,這場淫亂的雙龍鳳遊戲已經持續瞭太長時間,連天色全已經泛白瞭,預計很快他們就得往修羅王宮殿報來瞭。緊那羅嘴邊泛起陰陰的笑臉,他俊逸的紫瞳1眨不眨地盯著鳩般茶:「你是不是真的弱智瞭?」「什麼意思?」鳩般茶不悅地瞇起藍眸,望向笑得很欠扁的緊那羅。「沒什麼意思,」緊那羅好笑地湊近鳩般茶的方向,道,「頭發會變顔色,而且功力足以與你抗衡的魔族女性,請問這個人魔界中有第2人選嗎?」「你是講——」鳩般茶擰起俊酷的濃眉,「真的是魔睺羅伽?」「不然呢?你想還有可能是第2人嗎?除瞭她你認爲還有——喂!鳩般茶,你幹什麼往?」緊那羅話還沒講完,鳩般茶就已經從椅子上蹦起到,整個人隨著1團紫色能量彈瞭出往。這麼急急忙忙的幹什麼往?連招唿全不打1聲,真沒禮貌!緊那羅坐歸椅子上端起茶杯飲瞭兩口,驟然像想來什麼,唇邊露出感愛好的笑臉。望方向他應該是沖向魔睺羅伽的宮殿往瞭沒錯,他不妨同在後頭往望望好瞭,望他幹什麼往。這樣打算著,緊那羅手1揮,1個紫色能量旋轉的空間漩渦浮現在他眼前,他立即蹦瞭入往,消逝在瞭原地中。第6章鳩般茶1口氣沖來魔睺羅伽的宮殿前,等不及侍女們的通報直接就闖瞭入往,直接跑向魔睺羅伽的寢殿。「大膽!是誰擅闖我的寢殿?」鳩般茶剛才走來她的寢殿門口,1道銀色的光矛便直接朝他面門上招唿過到。鳩般茶不慌不忙地伸手1撈,竟將那銀白色的能量直接抓在手心裡,1陣藍色火焰自他手指縫中騰起,那道銀色光矛當場化作瞭齏粉。鳩般茶朝殿內望往,魔睺羅伽正坐在1輪銅鏡前梳理她的1頭長得不可思議的銀色秀發,銀色的面具已經牢牢地套在瞭她的臉上,讓外人望不來她的任何端倪。望她的樣子,那道光矛應該是她對著鏡子發出,反射來他的身前的。魔睺羅伽甚至沒有歸頭,繼承梳理她的1頭長發。鳩般茶也不講話,走來她的身後小心地打量著她的身體輪廓與那張面具的輪廓,再與記憶中那甜美的小人兒對比。對,沒錯,確乎是吻關極瞭,還有剛剛的那個聲音,與他的小東西的天籟之音1模1樣。以前沒留意是因爲沒朝這方面想,現在再想起到,果真感覺魔睺羅伽與他的小美人越到越像。不對,正確的講,她們就是跟1個人。「你盯著我望幹什麼?」終於,魔睺羅伽空泛而不耐煩的天籟之音從面具下發出。「不幹什麼,」鳩般茶貌似無心地朝周圍望瞭望,「你的宮殿怎麼被破壞成瞭這樣子?有誰過到搗亂瞭的嗎?」「這不合你事,」魔睺羅伽停止梳頭發的動作,從梳妝臺前轉過身到,「你還沒告訴我,——爲何你1大早就莫名其妙地奔來我這兒到?」最後1句話是壓低瞭嗓音講出到的,顯得壓迫感十足,然而聲音卻還是那樣動聞。「沒什麼,——就是望望你。」鳩般茶唇邊揚起難得1見的邪笑,有意用曖昧的話語到試探魔睺羅伽的反應。「望望我?」面具下的聲音自然是覺得有些好笑,「鳩般茶,我們好像素到沒什麼交情吧?」對瞭,就是她!鳩般茶可以百分之百地確定,剛剛她在講出他名字的那1瞬間,明顯地帶著咬牙切齒的殺意,與他記憶裡的那個小美人念他名字時的語氣完都吻關,斷定就是她瞭!鳩般茶壓抑著自己已經開始狂亂的心蹦,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就是因爲向來沒什麼交情,所以想到和魔睺羅伽好好溝通溝通啊。」1般講著,他的身體故意無意向魔睺羅伽的方向親近。「站住!」魔睺羅伽動怒瞭,「假如你敢再親近1步,休怪我出手傷你!」鳩般茶立刻止步,藍眸中泛起深沈的色澤。假如換成過往,他斷定早就撲過往把她壓在身下,撕開她的長袍,狠狠地疼愛她1番,可是現在不行,他不能過早打草驚蛇,否則將前功絕棄。魔睺羅伽斷不會承認,而且更棘手的是她的力量和他不相上下,他無法用武力使她屈服。「別動怒,那麼好聞的聲音假如用在罵人上面豈不暴殄天物?我還是更情願你用在『別的地方』。」鳩般茶藍眸帶笑,語氣顯得曖昧不已,尤其是最後4個字講得更是勾人不已,教人想進非非。「你!」魔睺羅伽復氣復惱地指著她,那1剎那也像極瞭他的小可愛。他可以斷定,她完都聞懂瞭他的意思,而且她面具下的小臉斷定已經紅瞭。「好瞭,鳩般茶告別,改日再正式拜訪。」講著,他的唇邊咧出邪惡的笑臉,藍眸勾人地向她的方向掃往,在魔睺羅伽發怒之前轉身消逝在瞭1陣藍色光線裡。魔睺羅伽站住原地氣得胸脯劇烈地起伏,難道那個自大狂發覺瞭真相?不,不可能,假如他明白瞭爲什麼不揭穿她?對,他1定隻是有所懷疑而已。可是,他的態度爲什麼是那樣?真是——真是——啼人惡心!魔睺羅伽越想越氣憤,右手憤恨地憑空抽出1道銀色的能量,在空氣中立即凝成1道銀色的光鞭,她恨恨地揚起銀白色的鞭尾,勐地抽在地面上,1道銀色能量閃過,堅硬的彩繪地板上浮現瞭1道摸目驚心的裂紋。「可惡!」魔睺羅伽咬牙切齒地詛咒著,繼承用鞭子胡亂來處抽打。「嘿!嘿!望著點,是我!」剛才從空間中走出到的緊那羅剛從空間中出到,就望來魔睺羅伽的武器——月蟒霞光鞭朝他招唿過到,他連忙運起1團紫色防禦能量到擋。「是你?」魔睺羅伽放下鞭子,不悅地問,「你到幹什麼?」「剛才鳩般茶是不是上這兒到瞭,他現在人呢?」緊那羅4處查望著,就是尋不著鳩般茶的影子,怎麼歸事,他人往哪瞭?「你怎麼明白他到過?」魔睺羅伽古怪地問道,隨即寒寒地問,「誰告訴你的?」「他昨天半夜3更地奔來我那兒往,纏著要問我魔界中那個女人的頭發會隨著法力變色,而且實力足以和他抗衡。我1想,那可不就是你嗎?所以我就告訴他瞭,然後他就奔來你這兒到瞭。」緊那羅照實講道。「什麼?是你告訴他的?」魔睺羅伽不敢相信地道,語氣更提高瞭1個調。感覺來魔睺羅伽反應有些不對勁,還不明白自己闖瞭什麼禍的緊那羅還在笨乎乎地1個勁地問:「怎麼?不能講嗎?魔界人不是全明白嗎?對瞭,他到尋你幹什麼?」「原先是你,原先是你!」魔睺羅伽的聲音越到越尖,越到越怒不可遏,「你居然出賣我!」講著1鞭子就招唿瞭過到,朝著緊那羅抽過往,緊那羅趕快閃開,卻還不明所以:「你幹什麼,魔睺羅伽?你瘋瞭?」「往死吧,緊那羅!」魔睺羅伽怒斥著,手中的月蟒霞光鞭在空氣中拉得越到越長,鞭尾越到越粗,像條巨蟒般張開血盆大口向緊那羅撲過往。「你這是怎麼瞭,魔睺羅伽?我招你惹你瞭?」緊那羅1邊閃藏著魔睺羅伽的光鞭,1邊還在稀裡煳塗地問。「你死定瞭!」魔睺羅伽的聲音滿是怒火,繼承攻擊緊那羅的身形,幾乎是動真格的瞭。「你搞什麼,我惹不起還藏不起嗎?」1邊講著,逮著個空檔,他急忙運起紫色能量化作1道紫光消逝在瞭滿殿的光影揮舞中。他今天怎麼會這麼遭殃?緊那羅忿忿地想著,那個魔睺羅伽是不是腦子壞瞭?怎麼會對他大打出手?緊那羅怎麼也想不知道。還有那個鳩般茶,他和魔睺羅伽是不是有什麼深仇大恨啊?不可能啊,兩個人幾乎從不講話的,雖然你討厭我我討厭你,可是從到沒有過爭吵啊,怎麼會無緣無端地結仇呢?這些問題他全不知道,恐怕也很難曉知瞭。**********************************************************************修羅王宮殿內,4大魔帥像去常1樣復1次齊聚,隻是這1次很古怪的,緊那羅老是眼神在鳩般茶和魔睺羅伽之間轉悠,像在算計什麼似的。而鳩般茶也會時不時的眼神瞄向魔睺羅伽,而且眼神是相稱輕佻的那種。而魔睺羅伽由於戴著面具,望不來臉上的神情,可是她周身有種很緊繃不顯然的氣場。這是怎麼歸事?黑發齊腰的夜叉不明所以地望著神態詭異的其它3人,暗自推測著,莫非有什麼內幕是他所不明白的?對瞭,還有昨天晚上魔睺羅伽宮殿裡莫名其妙地發出的碩大轟鳴聲,他來現在還心存疑慮。可惡的男人!因爲明顯感覺來鳩般茶的灼暖視線在她周身上下滑動,像是要洞穿她的面具,直接望來她的真實面目。這感覺讓她極其不舒暢,恨不得現在就1鞭子抽過往,讓鳩般茶那對色眼隻望得來滿天星星。還有那個白癡的緊那羅,她還沒和他算總賬呢,他還在盯著她不放,讓她真想狠狠踩他兩腳。呵呵,這個小東西的身份總算水落石出瞭,鳩般茶的藍眸裡滿是晶亮的笑意,雖然他臉部未有任何動作,但是他的神情都寫在他的眼神裡瞭。不過,他也明白魔睺羅伽還是會用她那副冰寒的面具抗拒他,不過他早就明白裡面的內容瞭。那滑膩潔白的肌膚,嬌嫩細軟的豐乳,絕妙線條的俏臀,那雖然平時寒若冰霜但在他懷裡甜美誘人的盡美小臉,還有她那激情呻吟的紅唇,被他1插就會高潮的蜜穴兒,他光想想全感來渾身上下1陣火暖。還望,還望就把你眼睛挖下到!魔睺羅伽鋒利的眼神好像要洞穿臉上的面罩,直接射穿鳩般茶的面孔。3人之間詭異的暗潮洶湧讓夜叉愈發困惑,感覺自己像錯過瞭很多重要事件。這種神奇奇怪的氣氛向來等來修羅王駕來才稍稍消散,修羅王平靜而威嚴地坐在他的黃金扶椅上,金黃色的華麗眼瞳裡滿是不言而威的霸氣。待4大魔帥11行過禮之後,修羅王才開口道:「最近聞聽魔睺羅伽的情緒有些失控,常常會無原因毀壞宮殿,可有此事?」「歸修羅王殿下,」魔睺羅伽上前行瞭行禮,優雅的絕妙嗓音從面具下傳出,「由於最近魔界結界常常浮現事故,臣難免心情有些浮躁,加之臣前不久剛才結束1場遙征,功力有些受損,在修煉過程中由於記掛結界事故,所以有些分心,導致能量失控,故而損壞宮殿,請殿下責罰。」鳩般茶眼神火暖地盯著她,臉上沒有任何神情波動,心裡卻冒著邪惡的念頭:魔睺羅伽,你爲什麼不直接坦誠是因爲莫名其妙和我上瞭床而導致最近情緒失控呢?還是講是因爲長夜漫漫而想我所致?不過,這些想法全是他1個人在自己YY而已。「哦,那這樣講到,倒是魔睺羅伽你需要多歇息歇息瞭,」修羅王1邊講著,1邊轉向鳩般茶,「鳩般茶,我有事交代於你。」「請修羅王殿下吩咐。」鳩般茶右手扶肩表示禮節,神態淡然地看向修羅王。「很快會有天界的使者到訪,我指望來時由你和魔睺羅伽兩人接待。」修羅王此言1出,魔睺羅伽驚異地不假思索:「什麼?」即將復意識來自己的失態,連忙低頭補充來:「臣1時失態,不過臣想明白,爲何殿下會選中我——還有鳩般茶。」「是這樣的,」修羅王認真地道,「這次天界到訪的意義非跟平常,我們必須派出魔帥到迎接以示尊重。魔睺羅伽,你是4大魔帥中唯1的女人,我們接待天界貴客的必要禮節之1就是必須有女性迎接貴賓。所以你是唯1人選,至於爲何讓鳩般茶也參與其中,是因爲他的行事風格相較於緊那羅和夜叉要顯得成熟穩重些,所以他是最佳人選。」「可是,殿下——」魔睺羅伽還想講話,卻被鳩般茶打斷瞭。「臣1定會不辱使命,和魔睺羅伽迎接好我們的客人。」鳩般茶講得冠冕堂皇。這個自大的男人!魔睺羅伽的話硬生生地卡在喉嚨裡,她隔著面具狠狠地瞪瞭鳩般茶1眼,然後才無奈地表示沈默。「那就好,這次迎接貴賓的任務就交給你們2人瞭,」修羅王贊許地點瞭點頭復將目光轉向夜叉和緊那羅兩人,「這段時間依然要緊密合註結界的情況,假如發覺異狀要首先時間趕來,知道瞭嗎?」「知道,殿下。」緊那羅和夜叉異口跟聲道。「很好,那就這樣吧,你們可以下往瞭。」修羅王道。「是。」4大魔帥跟時歸答道。等4人出瞭殿外,鳩般茶才露出狐貍1般的眼神,自得地望向依然冰寒得像1個鐵人的魔睺羅伽。魔睺羅伽卻像壓根沒註重來鳩般茶的眼神,毫無行動。夜叉則仍狐疑地望著緊那羅的眼神在兩人之間轉悠。等幾個人4下走散瞭,夜叉才有機會逮住緊那羅藏來1邊問道:「剛剛這是怎麼歸事?」「什麼怎麼歸事?」緊那羅像不耐煩地明曉故問。「就是鳩般茶和魔睺羅伽啊,我總覺得兩人之間有點什麼。」夜叉像是自言自語道。「我也不明白,你別問我,問我也不明白,我還想明白呢,」緊那羅悻悻地道,「就因爲這,我早上就莫名其妙地遭來瞭魔睺羅伽的攻擊,問她她就攻擊我。」「望到這事兒1定不簡樸。」夜叉得出瞭最後的結論。「廢話,我還不明白麼?」緊那羅給瞭夜叉1個白得清純無暇的白眼。「要不我們往問問鳩般茶吧,他也許會告訴我們。」夜叉感愛好地道。「要問你往問,我可不往瞭,我可不想再遭1歸攻擊。」講著,緊那羅心有餘悸地擺擺手,頭也不歸地朝著自己的寢殿走瞭。「喂,緊那羅!你真不往嗎?」夜叉在他身後喊道。「打死我也不往瞭!」緊那羅沒有歸頭,隻擺瞭擺手。望到緊那羅是真的1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夜叉很無奈地攤瞭攤手,隻好朝著自己的寢殿走往。**********************************************************************鳩般茶歸來自己的寢殿,開始琢磨怎樣讓魔睺羅伽乖乖地投進他的懷抱中,不過這好像是個相稱艱巨的任務。因爲他明白魔睺羅伽決不會容易屈服,想來前兩次的經歷,魔睺羅伽被他強行上瞭,1定對他洋溢瞭恨意。所以,他接下到要做的就是讓魔睺羅伽感來他滿滿的愛意。可是該怎麼做呢?已經習慣瞭女人們投懷送抱的鳩般茶實在是不明白怎麼辦才好,更何況他這次要討好的可不是1般的女人,有可能是魔界中最棘手的女人——魔睺羅伽。可是他就是喜歡這個麻煩而復甜美得不可思議的小東西。想瞭想,他好像還是隻能往向緊那羅求教1番。揮瞭揮手破開空間的禁制,他下1刻便浮現在緊那羅的宮殿內,把正在飲茶的緊那羅嚇瞭1蹦,差點嗆來。「你怎麼復到瞭!」緊那羅像1副望來瘟神的樣子,更像如臨大敵。「怎麼?很不歡迎我?」見緊那羅的樣子,讓鳩般茶很是不悅。「哪敢啊,我就是見來你太快樂瞭而已。」緊那羅賠笑的樣子望起到要多虛僞就有多虛僞。「我尋你到是有事。」鳩般茶寒寒地道。「復尋我有事?」緊那羅幾乎要蹦起到瞭,「拜托瞭,假如是合於魔睺羅伽的問題,我拒盡歸答。」「爲什麼?」鳩般茶不解。「早上我同在你後面往尋魔睺羅伽,不明白她食錯瞭什麼藥,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沖我1陣勐打,真是感覺莫名其妙!」緊那羅講起到還是憤憤不平。「哦?有這種事?」鳩般茶聞得有種想笑的感覺,假如真是這樣就太好玩瞭。「固然,」緊那羅沒好氣地瞪瞭鳩般茶1眼,「還不全是因爲你!」鳩般茶好氣復好笑地搖瞭搖頭,驟然走近1步逼入緊那羅的身形道:「那你是確定不幫我?」「這——這個——我——」鳩般茶勐然逼近的冰寒氣息讓緊那羅情不自禁打瞭個冷戰,他連忙向後退瞭兩步,支支吾吾卻什麼全講不出到。「你究竟是幫我還是不幫?」鳩般茶繼承對緊那羅施壓。「我——我——」見來鳩般茶簡直要殺人的眼神,他隻好歸答道,「——幫。」「那就好。」鳩般茶周身斂起的冰寒陡然消逝,1剎那像冰雪消融,萬物又蘇,他魅力十足的藍眸甚至泛起瞭興奮的光澤。他用力地拍瞭拍緊那羅的肩膀,不顧緊那羅痛得齜牙咧嘴的神情,心情大好地笑出聲到:「哈哈,太好瞭,多謝瞭。」驟然見緊那羅像見瞭鬼似的盯著他,他立即斂下神情寒道:「怎麼瞭?」「你剛剛竟然笑瞭?你竟然笑瞭!」緊那羅不敢相信地望著自己的雙手,喃喃自語,「我1定是眼花瞭,是幻覺,1定是幻覺!」1邊講著,他1邊朝另1個方向走往。「站住!歸到!」鳩般茶1把抓住他的肩膀,「你還沒歸答我的問題。」「什麼?」緊那羅不明所以地轉過頭,像大夢初醒般,「問什麼?」「教我如何讓女人——快樂。」鳩般茶直截瞭當復有些別扭地道。「什麼?」緊那羅以爲自己聞錯瞭。「你沒聞清我的話?」不想再重又第2遍,鳩般茶擰起眉寒冰冰地問。「我聞來瞭,聞來瞭,」連忙澄清自己已經聞來,緊那羅還是感來不可思議,「你竟然想往討好女人?」鳩般茶挑起瞭寒傲的眉宇,像在問他:這有問題嗎?「我明白瞭,我懂,」緊那羅識相地不再表示疑問,繼而復神摘飛揚,「我教你就是瞭!對瞭,你還別講,你真問對人瞭!我可是魔界的首先情聖,想當年……」鳩般茶不置可否地表示沈默。隻是心裡不免不耐煩,緊那羅這傢夥,真是有夠羅嗦!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